•  | 網站首頁 | 周易天地 | 易學命理 | 下載中心 | 圖片中心 | 在線算命論壇 | 
    最新公告:

      沒有公告

      切換到繁體中文
    您現在的位置: 元亨利貞網 >> 易學命理 >> 星座解夢 >> 說夢解夢 >> 正文 會員注冊 會員登陸
    頻道導航
    專題欄目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手相告訴你適合的職業
    一眼看穿他/她的絕密隱私
    富有特征的面相
    中國面相術概論
    觀察面相為你找個好老婆
    不聽話的員工面相
    從鞋底耗損看性格
    坐相能看出什么?
    教您如何改變命運!
    手相經典入門資料
    廣告位置  
    文章左側預留廣告位
    文章信息 
    六大怪夢全接觸 【字體: 】      ★★★★
    六大怪夢全接觸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網絡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05-8-15 0:19:58
    特別推薦:在線免費算命論壇(注冊后發貼即可免費在線求測)

      我們知道,每個人在睡眠的時候幾乎都會做夢。這是因為人在睡眠時,大腦許多細胞都進入了“休息”狀態,大腦的工作機能大大降低,而體內潛在性病變的異常刺激信號,仍然傳入大腦細胞,造成相應部分的腦細胞應激而起,使沉睡的大腦開始“放電影”,出現各種各樣的夢中情境。而在這些夢境內容中很有可能其中的一部分與你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緊密相聯,在冥冥中幫你思想著一些潛在的事物。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Jack和Rose這一對年輕配偶在兩年間的“六個夢”。這些依序發生的夢境將顯示出幾個做夢人生的延續特性。我們將看到,夢境制作人是如何再接再勵的來傳送信息,直到我們聽到它的聲音為止。而且,我們也將看出,我們自己的清醒生活與神秘的“深夜show”,其中有著多么大的緊密關系。

      A.與Jack結婚六個月之后,Rose 作了這樣的一個噩夢:

      我的頭發依照我的想法,剪掉了。這是定型的發式。它好不好看,我一直忐忑難安。看起來蠻不錯的發式,造型不差!然后我向Jack說:“上床睡覺前,我把頭發梳理一下,看看好不好看,你說怎么樣?”我把發卷取下,梳理頭發。看起來好恐怖!頭發垂在我的衣領上,看起來像平淡無奇、柔軟而后翹的長發。我肯定它用發卷卷起來才更好看。剪掉頭發的感覺像災禍臨頭,整個感覺“非常”強烈,我驚醒了。美麗的頭發!為什么我要剪掉它?Rose在敘述這個夢的時候,似乎好像要列舉出白天生活的種種煩惱事件,做為對比。她會覺得常常被夢驚嚇到,并且希望丈夫能總在身邊安慰她說:“噢,是啊,那‘真的’是場噩夢。”實際上這樣毫無意義。她的這個夢代表什么?會不會只是一場荒謬絕倫的怪夢而已呢?來問問Rose,這個夢讓她想起什么了沒嗎?有!“我記起圣經中頭發被剃的大力士參孫與大利拉的故事,而我就是參孫。”Rose這樣回答。于是,我們可以開始懷疑她的婚姻可能出了某些問題,因為Rose夢中的背景是與Jack在臥室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她難道像參孫一樣,因為頭被剃而喪失了神力與尊位嗎?總之,這個夢似乎關系重大,因為她自己會有災禍臨頭的強烈感覺。可以推想,她之所以做噩夢,很可能是她的夢境制作人不斷地想告訴她,她與伊恩之間的關系有了狀況,可惜,制作人的意圖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于是只有訴諸輕微的震撼手段。

      B.過了一年多,Rose又做了一個極富異國情調的夢:

      有一名埃及法老王,即將被他的人民處死,那些人民都是新來者,更文明,擁有權力。法老王背躺在沙漠上,正午的炎炎烈日曝曬著。執刑前的那一刻,他的胸部裸露、大汗淋漓、閃著金光。我跪在他的右腳側,我是他子民精神上與政治上的輔佐領袖或伙伴。我效忠他,而不是效忠新統治者,因此,我也必須被斬首。不知那來的聲音說:“真可惜,她可以成為領袖的,她是他們的最后希望。”我的膚色是埃及人的金黃色,就在我跪地的時候,一件美麗的白衣裳在我身邊飄動。一個五顏六色的枕頭置到了我的跟前。我即將把頭放在上面,被人斬下。最后一刻來臨了,我看一看國土,看一看上帝,還有我的頭即將落在枕頭上的地方。在做這個夢的時候,恰逢Rose與Jack經常發生沖突期,難有安寧的日子。Jack是名成功的律師,閑暇時只知道鉆研法律書籍。他對運動提不起絲毫興趣。平生只愿在妻子的相陪下捧書研讀。理論上Rose很佩服他對知識的這種渴切追求,也常常引為借鏡。然而她還是厭透了這種平靜無波的日子。她喜歡結交朋友,喜歡慢跑、打網球、旅行。她當然也喜歡讀書,但只是小說故事等,還必須適可而止,太多就讀不下去;為了維系婚姻,她不得不割舍其他的廣大天地。那么,Rose天生活潑、喜歡熱鬧的本性,是不是還沒有被所謂忠誠的神圣伴侶關系所處死呢?她回答說,她已經逐漸改變了生活的形態,順應她所愛的男人,因為Jack對自己外向的作風并不是很滿意,而且,她終于有機會鞭策自己“成長”,更用心的向內求索,這一點Rose會覺得很高興。她認為之所以會做那個異國之夢,很可能自己的前生就是名埃及女人,因為她在夢中感受到膚色的改變,實在是太過逼真。

      其實,Rose并不想用心探詢如果想與Jack白頭偕老,必須具備哪些條件。整個夢的主題顯示出Rose本人內心有著極大的困擾,或是她的婚姻出了大問題,也可能兩者兼而有之。對于Rose夢中世界的基本傾向,我們來做如下的假設:

      夢中的背景是沙漠,而且其中含有浪漫與異國情調的成分,因此這種地方不可能有人格上的成長。她和她的伙伴( 是Jack?)即將在人聲鼎沸中被梟首示眾。她覺得他們的伙伴關系是神圣而命定的(指婚姻嗎?),所以她準備放棄生命,與他共赴黃泉。而那個不知從那里來的聲音讓我們有章可尋,也就是說,法老王與Rose準備就死,那是因為傳統的注定。如果我們不是夢中出現的王朝、帝國、人民的統治者,那么,我們所要服從的統治者,可能就是某一部分的自我,這通常是潛意識;或者,我們已經接納了某種的群體態度。不論是在夢中,亦或是白天的生活,我們都應該是領導者,那個在夢中不知名的聲音,它的形象幾乎都是知者在表達出惋惜之情,人民眼睜睜看著他們的最后希望被處死。夢中的背景——埃及,是前文明期的埃及,文化與政治尚未高度發展,這意味著,夢中的“人民”代表Rose人格中的某些方面,這些方面需要出色的領導人帶領他們發掘出偉大的潛力,從而在新國王更好地運用權力。

      我們知道,在中興王朝之前,舊國王必須先被處決,這樣的主題常見于世界各地的文學作品中。而在夢中,這經常會象征著,在新的信仰結構與新的信仰態度賦予人格新生命之前,舊的信仰結構與態度必須先要消滅掉。也許,Rose夢到的法老王是一名年輕英俊的國王,這讓她想起了Jack,因為Jack代表著Rose的某些限制性的舊信仰與舊態度,這些信仰與態度決定了她的本性,也決定了她對夫妻關系的看法。至于Rose夢中出現的五顏六色的枕頭——這個夢境影像著實令人百思不的其解。據Rose來看,那個色彩繽紛的枕頭代表她所做的夢,或者,代表她對夢的態度。依照她的反省之說,在做夢的時候,她似乎很容易被五光十色的奇幻夢境影像弄得目眩神搖。雖然她平時很外向,肯定很喜歡與人討論夢境中的異國風情、神話、原型等等,但是卻無法辨認出夢境影像與日常生活事件的關系。在她的這個夢中,所有跡象都在顯示,死刑是她自己送給自己的。

      C.在做完“魂斷埃及天空”夢之后,有一夜Rose又做了一個水爐之夢。Jack斷斷續續控制著我所擁有的熱水爐,而所有的人似乎都認為熱水爐是Jack的。一名企業家提供了大筆經費給Jack,想覬覦個熱水爐。Jack希望我能把熱水爐賣給他,再讓他出售給他人,從中獲利。我就斥責Jack說,“熱水爐是我的,無論價碼開得多高我也不賣,抵死不賣。”做完夢后,Rose覺得很內疚,覺得自己對丈夫太霸道、太自私了。熱水爐代表什么意思呢?嗯!不難看出,熱水爐象征Rose永無窮盡的活力與創造力。而Rose又開始覺得,無法過更為活潑、外向的生活,等于扼殺了自己的創造力。然而,要過她自己喜歡的生活談何容易,Rose早已屈就Jack的生活形態,夫唱婦隨,他們也已經習以為常,閑暇時也只有夫婦兩人相處,如果其中一人不作興相陪,彼此就肯定會生妒意。

      D.“熱水爐”之夢后大約三星期,Rose夢見了著名的舞蹈家伊莎杜拉·鄧肯。鄧肯對我說,Jack不是我最重要的人,而日Jack的性格和我相差十萬八千里,所以在生活形態上無法找出滿足彼此需求的折衷點。然后,伊莎杜拉帶著我去見了容格,對他說:“ 容格先生,請你讓她明白,這對夫妻的性格永遠相克。”Rose是帶著一肚子狐疑轉醒的。她對這個夢堅決的抵制,她堅持,她和Jack的愛可以克服重重障礙,此外,她唯一需要的是多成長些,體會出她外向的性格是多么膚淺。然而這個夢又顯示了什么呢?要知道,這個夢是Rose自己孵出來的。希望夢里能夠有人為她指點明路,幫助自己克服婚姻的不滿。她深愛著Jack,覺得跟他情投意合、心意相連,可是和他一起生活卻又很不自在,好像是在過一天算一天。現在,她最為敬重的人有兩個,一個是有活力、有勇氣、有創造力的自己,另一個就是在眾人眼中表現杰出的丈夫Jack,可是,堅持自己順應性格內向的Jack,這樣的努力似乎不會有希望!從這個夢中Rose自己獲得啟示,她要加倍努力,找到方法做她愛做的事,但同時又不背棄丈夫。Rose決定,一定要控制自己的醋意,讓Jack在下午或晚上,可以獨自—個人樂在其中地閱讀。Rose自己感覺到,Jack和她個性相反,因此,彼此一定要有可以用自己風格表達意見的機會,以及自由獨享時間的和諧關系,否則將會像脹滿氣的壓力鍋那樣,發發可危。可是要做好這件事真的不簡單,因為他們彼此互相依靠,害怕失去對方,稍有不慎,關系就會立刻轉變。

      如同那些一陳不變的言情連續劇劇情一樣,Rose與Jack有恩愛時光,當然不可避免的也有反目時刻,不過,對于“二人應該無時無刻在一起做同樣的事”這個觀念已稍稍松動,比起以前,他們更加恩愛,較少反目。Jack與Rose也相對獨立了些,多少能欣賞起對方的性格來了。他們有了些許成長,更能省察到必須滿足對方的需求,而不是強求對方非相陪不可。對Jack來說,他并不覺得改變有那么必要,因為婚姻早就適應他的需求,而且適應得好。本來他就不必跟獨立的妻子討價還價,但是現在卻面臨選擇,該給妻子更多自由,或是失去她。他早就清楚他們之間存在的很大差異,妻子逐漸成長、獨立,他很歡迎,可是也很擔心。

      Rose非常希望她與Jack的婚姻能夠順利運行,不過她卻越來越不愿意過那種沒有慢跑、沒有跳舞、不能和活潑的朋友在—起的日子。她也知道,Jack也在盡力順應她的需求,可是她卻覺得愧疚,因為有時候會讓Jack痛苦不已。譚Rose知道,當她沒有陪在Jack左右,整天外出打網球、跳土風舞,Jack的內心該是多么的難受。她說她覺得窒息,也覺得自私。 Rose完全迷惑了。她比以前更感謝Jack,然而,她在生活上的沖突卻也更為慘烈。

      E.就在伊莎杜拉之夢后的兩個月,Rose又孵了一個夢,這一次,她希望夢能告訴她,她們的努力有沒有進展?她們的婚姻是不是更成熟?夢境制作人似乎也有了如下的反應,緊隨其后的是Rose所做的評注:

      我在沙漠,沿路走著。Jack是個小男孩。我牽著他的手。和風吹拂著我們的臉,十分舒服。突然間,飛砂走石,刮起一陣龍旋風,諸神乘風下凡,他們傳出多重回蕩的回音,對我說:“如果你不跟Jack分開,就是死路一條。”我連忙告訴眾神,“求求你們,不要逼我,我一定要和Jack長相廝守。任何事情我們都將攜手共度。”接下來我不知怎么的又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家醫院——監獄里,在等侯著行刑,Jack拿著花來探監,但是他幫不了我。薄暮時分,我即將被帶去行刑。無路可逃,這一次眾神贏了。這個夢境逼真得難以置信。它還是告訴了Rose,一切的努力到頭來都沒有改變,她走的仍然是一條“死路”。Jack為什么又是小男生了? Rose付給Jack的愛,是不是多少有些欲望,像要用母親的愛照顧他一樣,難道Rose想給他信心,讓Jack知道他就是他自己,沒有問題!也許Rose真的想用這種方式對待他,因為她自己本身已經是非常渴望被人需要、被人疼愛的。小孩子不會像已經成長、有自信的男人,離開她身邊。Joy沒有置身監獄,Rose才是。Rose是生病的人,住在醫院,而Jack不是。是不是因為這樣Rose才會拒絕聽神的話,她太害怕孤獨,所以她才會選擇了一個永遠不離開自己的男人,讓自己覺得有安全感、覺得被人呵護,就跟父母離婚一樣。Rose選擇了一個男人、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可是同時也注定選擇了不好相處的男人。他只顧自己、他很害羞、很內向,因為他感情不成熟,或者這方面他一無所知,所以自己才希望能像母親一樣照顧他。Rose覺得慚愧,現在她要怎么做呢

    [1] [2] 下一頁

    文章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體: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版權申明 |

    Copyright © 2003-2009 版權所有 元亨利貞網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